水车

沈从文作品集Ctrl+D 收藏本站

“我是个水车,我是个水车”,它自己也知道是一个水车,常自言自语这样说着。它虽然有脚,却不曾自己走路,然而一个人把它推到街上去玩,倒是隔时不隔日的事。清清的早晨,不问晴雨,住在甜水井旁的宋四疤子,就把它推起到大街小巷去串门!它与在马路上低头走路那些小煤黑子推的车身份似乎有些两样,就是它走路时,像一个遇事乐观的人似的,口中总是不断地哼哼唧唧,唱些足以自赏的歌。

“那个煤车也快活,虽不会唱,颈脖下有那么一串能发出好听的声音的铃铛,倒足示骄于同伴!……我若也有那么一串,把来挂在颈脖下,似乎数目是四个或五个就够了,那又不!……”

它有时还对煤车那铃铛生了点羡慕。然而它知道,自己是不应当颈脖上有铃铛的,所以它不像普通一般不安分的人,遇到失望,就抑郁无聊,打不起精神。铃子虽然可爱,爱而不得时,仍不能妨碍自己的歌唱!

“我的歌,终日不会感到疲倦,只要四疤子肯推我。”它还那么自己宣言。

“那东西从我身边挨过去时,我们中间相距不过一尺远,我同四疤子都被它吓了一跳,四疤子说它是‘混账东西’,真的,真是一个混账东西!那么不讲礼,横强霸道,世界上哪里有?”

“好脚色,走得那么快!”“你看它几多好看!又是颜色有光的衣服,又是一对大眼睛。橡皮靴子多么漂亮,前后还佩有金晃晃的徽章!”

“我更喜欢那些头上插有一面小小五色绸国旗的……”

“除了早上,我都时时刻刻防备那街上会自己走动的大匣子。大概是因为比我多了三只脚吧,走路又不快!”一点不懂人情世故,只是飞跑,走的还是马路中间最好那一段。老远老远,就‘喝喝’子喊起来了!你让得只要稍稍慢一点,它就冲过来撞你一拐子。撞拐子还算好事。有许多时候,我还见它把别个撞倒后,就毫不客气地从别个身上踩过去呢。

“因失望而悲哀的是傻子。”它常想。

“幸好四疤子还能干,总能在那匣子还离我身前很远时,就推我在墙脚前歪过一边去歇气。不过,有一次也就够担惊了!是上月子吧,四疤子因贪路近,回家是从辟才胡同进口,刚要进机织卫时,四疤子正和着我唱《哭长城》,猛不知从西头跑来一个绿色大匣子,先又一个不作声,到近身才‘咯’的一下,若非四疤子把我用劲扳了下,身子会被那凶恶东西压碎了!

近来,一遇见那些匣子之类,虽同样要把身子让到一边去,然而口气变了。

“身上那么阔气,无怪乎它不怕那些恶人(就是时常骂四疤子的一批恶人),恶人见它时,还忙举起手来行一个礼呢!”

那次受惊的事,虽说使它不宁,但因此它得了一种新知识。以先它以为,那匣子既如此漂亮,到街上跑时,又那么昂昂藏藏,一个二个,雄帮帮的,必是也能像狗与文人那么自由不拘,在马路上无事跑趟子,自己会走路,会向后转,转弯也很灵便的活东西,是以虽对于那凶恶神气有点愤恨,然权威的力量,也倒使它十分企慕。当一个匣子跑过身时,总啧啧羡不绝口——

虽说是不息地唱,可是兴致也好像有个分寸。到天色黑下来,四疤子把力气用完了,慢慢地送它回家去休息时,看到大街头那些柱子上,檐口边,挂得些红绿圆泡泡,又不见有人吹它,燃它,忽然又明,忽然又熄。

早上,匣子少了许多,所以水车要少担点心,歌也要唱得有劲点。

若是早上,那它顶高兴:一则空气早上特别好,二则早上不怕什么。关于怕的事,它说得很清楚——

假使“格”之一字,真用得到水车与汽车身上去,恐怕水车的骄傲也不是什么极不合理的事!

“有什么价值?可耻!”且“嘘!嘘!”不住地打起哨子,表示轻蔑。

童心在人类生命中消失时,一切意义即全部失去其意义,历史文化即转入停顿,死灭,回复中古时代的黑暗和愚蠢,进而形成一个较长时期的蒙昧和残暴,使人类倒退回复吃人肉的状态中去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